當前位置:首頁 > 政務公開 > 政策解讀

“兩高兩部”就準確適用認罪認罰從寬制度答記者問

認罪認罰可判處免刑就應判處免刑

2019年11月23日 18:39   來源:公安部     點擊數:       字號:    

怎樣避免犯罪嫌疑人非自願認罪認罰?如何把握好認罪認罰從寬的尺度?獲得被害人諒解對“從寬”有何作用……

1024日,最高人民檢察院召開新聞發佈會,發佈最高檢聯合最高人民法院、公安部、國家安全部、司法部制定的《關於適用認罪認罰從寬制度的指導意見》(以下簡稱《指導意見》)。會上,最高法、最高檢、公安部、司法部相關業務廳局有關負責人就社會關注的熱點話題回答了記者提問。

確保“自願”認罪認罰

記者:認罪認罰從寬制度適用中,控辯協商是關鍵,在實踐中如何保障犯罪嫌疑人和辯護人的合法權益,避免犯罪嫌疑人非自願認罪認罰等現象出現?

最高檢第一檢察廳廳長苗生明:在刑事訴訟中,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大多不懂法律,更缺乏訴訟經驗和知識,對認罪認罰的性質和法律後果很難做到真正瞭解。爲保障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認罪認罰的自願性,刑事訴訟法和《指導意見》從權利告知、聽取意見、保障獲得律師幫助權等多個方面規定了司法機關的義務。

對檢察機關而言,需要做好以下工作:加強對偵查階段認罪認罰自願性、合法性的審查,犯罪嫌疑人違背意願認罪認罰的,其偵查階段的認罪認罰無效,存在刑訊逼供等非法取證行爲的,依照法律規定作出非法證據排除等相應的處理。嚴格權利告知,告知應當以書面形式,必要時應當充分釋明,讓犯罪嫌疑人聽明白。充分聽取意見,就涉嫌的犯罪事實、罪名及適用的法律規定,從輕、減輕或者免除處罰等從寬處罰的建議等事項聽取犯罪嫌疑人、辯護人或者值班律師的意見。會同有關部門完善和落實法律援助制度,爲值班律師會見、查閱案卷材料提供便利。探索證據開示制度,保障犯罪嫌疑人的知情權和認罪認罰的真實性及自願性等。

記者:刑事訴訟法和《指導意見》都強調要保障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獲得及時有效的法律幫助,確保“自願”認罪認罰。請問司法行政部門如何發揮值班律師制度優勢,以確保上述制度初衷得以實現?

司法部公共法律服務管理局副局長孫春英:新修改的刑事訴訟法確立了值班律師制度。《指導意見》規範了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獲得值班律師法律幫助的條件、程序,細化了法律援助機構派駐值班律師的模式和服務方式,保障了值班律師辦理認罪認罰從寬案件時的會見權、閱卷權等核心權利,對於確保受援人自願認罪認罰具有重要意義。2018年,司法部推動實現看守所、人民法院法律援助工作站全覆蓋,值班律師提供法律諮詢96萬餘人次,轉交法律援助申請7萬餘件,參與辦理認罪認罰從寬案件16.3萬餘件。

爲發揮值班律師在保障基本人權、促進司法公正中的重要作用,司法部主要採取以下措施:規範值班律師履職,指導地方貫徹落實《指導意見》和司法部編制的《全國刑事法律援助服務規範》,嚴格執行刑訴法確定的值班律師法定職責。加強值班律師保障,指導各地建立刑事法律援助聯席會議制度,與辦案機關建立工作銜接協商機制,及時處置值班律師工作中出現的新情況、新問題。完善值班律師制度,配合推進立法工作,不斷完善刑事法律援助制度;起草《法律援助值班律師工作辦法》,進一步規範值班律師工作職責、權利義務、運行機制。

防止“花錢買刑”現象

記者:實踐中如何把握好認罪認罰從寬制度的適用範圍以及“從寬幅度”的尺度,在法律的震懾懲罰和寬容激勵兩個層面上確保公平正義,避免法律權威性受損?

最高法刑一庭庭長沈亮:理論上講,認罪認罰從寬制度適用於全部的刑事案件,沒有罪名的限制,就像立功、自首等情節一樣。我們認爲,對於案情簡單明瞭,社會危害性不大的輕罪案件,對於初犯、偶犯、未成年犯,對民間矛盾引發的案件,要用足用好認罪認罰從寬制度,在不違背罪責刑相適應原則、不違背公平正義的前提下,可不採取羈押強制措施的,就不要採取羈押強制措施,可從輕的就應當從輕,可適用緩刑的就應當適用緩刑,可以判處免刑的就應當判處免刑。但是,對嚴重危害社會治安犯罪、嚴重影響人民羣衆安全感的犯罪,或者被告人前科累累、屢教不改、主觀惡性深的,該重判的,不能因認罪認罰就簡單從寬處理。

記者:獲得被害人諒解是修復被損害的社會關係的重要體現。《指導意見》對保障被害方的權益作出了規定。請問辦案中,如何體現這一精神?

沈亮:認罪認罰從寬制度要重視對被害人合法權益的保障。對於被告人通過積極賠償損失等獲得被害方諒解的,從寬幅度原則上要大於沒有獲得被害方諒解的案件;被告人選擇適用速裁程序,必須就附帶民事訴訟與被害方達成和解調解協議,否則不能適用速裁程序從簡審理;被告人口頭上表示願意服從司法機關的處理意見,暗地裏隱匿、轉移財產,能賠不賠的,不認定爲認罰。辦理認罪認罰案件,要努力實現被害人權益和被告人權利保障的平衡。當然,對於當事人雙方達成和解的,也要認真審查,防止出現有違社會公平正義的“花錢買刑”的現象。

檢察主導公安配合

記者:檢察機關如何在認罪認罰從寬制度中更好地承擔起主導責任?

苗生明:根據刑事訴訟法和《指導意見》,檢察機關在適用認罪認罰從寬制度中應當履行的主導責任主要有:開展認罪認罰教育轉化工作;提出開展認罪認罰教育工作的意見;開展平等溝通協商;提出確定刑量刑建議;積極做好被害方的工作;對案件進行分流把關。通過履行主導責任,既確保及時有效懲治犯罪,促使犯罪嫌疑人認罪服法,又強化了人權司法保障,推動化解雙方的矛盾和對立,從而有效減少了申訴和抗訴,促進社會和諧。

記者:根據《指導意見》,認罪認罰從寬制度鼓勵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儘早認罪,請問公安部門如何加強與檢察機關和法院的配合,推進認罪認罰從寬制度的適用?

公安部法制局副局長孫萍:在偵查階段,及時告知犯罪嫌疑人依法享有的訴訟權利、如實供述可從寬處理和認罪認罰的法律規定,聽取犯罪嫌疑人及其辯護人或值班律師的意見,並同步開展認罪教育工作,推動犯罪嫌疑人自願認罪。爲派駐看守所值班律師提供辦公條件和工作便利。做好社會危險性評估工作,對罪行較輕、沒有社會危險性的犯罪嫌疑人,不再提請檢察院審查逮捕。在移送審查起訴時,對符合速裁程序適用條件的案件,積極向檢察機關提出建議。積極探索在公安機關執法辦案管理中心設置速裁法庭,以保障法院、檢察院定期或者根據實際需要,在速裁法庭審理認罪認罰案件,加快案件辦理進度。

附件下載

0">

相關鏈接

  • 2016-09-19